节操已挂失

【翻譯】【御克】小小的束縛

胸毛掉了:

原作:早川


※「Tranquilizer」的後續。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在觸摸左手無名指。


上面套著那天御堂所送的戒指。


雖然御堂再三叮囑「一直戴著不要離身」,但就算他不說克哉也從沒想過脫下。


每當緊張不安的時侯,克哉就會不自覺觸摸手上的戒指。


不知道何時起這已經變成習慣,無名指上的戒指對自己而言已經變成了如同御堂一樣理所當然的存在。


那堅硬冰冷的感觸為克哉帶來平靜和溫暖。




克哉坐到沙發上望向旁邊的御堂。


御堂的手指上空空如也。


相對地胸前墜著一個用銀鏈串著的戒指。


雖然他也有點希望御堂把戒指戴在手上,但實在不太可能。


畢竟御堂身居要職,且經常要跟公司外的人見面。


再者在同一個部門工作,很有可能會被人發現他的戒指跟克哉的是一對。


即使御堂似乎並不在意,但克哉也不想做甚麼徒增困擾的事情。


最後是御堂主動提出把戒指掛在項鏈上戴著。


這樣就既不會有人留意到也可以貼身戴著。


只有兩個人知道的,約定的證明。


克哉想著想著不覺微笑起來。


「……怎麼了?」御堂注意到克哉的視線問道。


「啊,那個,沒甚麼。」


「……」


克哉馬上想要裝作沒事,卻逃不過御堂的眼睛。


「……想到這個了?」御堂笑著把拿起項鏈。


本藏在襯衫下的戒指現在就在衣襟處。


「是的……不知不覺就盯著看了。」


「是嗎。」


御堂寵溺地看著害羞起來的克哉。


然而御堂察覺到克哉的笑容好像並不怎麼發自內心。


克哉總是忌於把自己的欲望宣之於口。


以前自己經常會因為克哉這一點而焦躁,但如今開始看透他後就比較放寬心了。


所以御堂佯作不知他在想甚麼,把戒指取下來送到克哉面前。


「你幫我戴上。」


「誒?但是……」克哉驚訝於御堂突然提出的要求。


自御堂那天生日後,他從未見過御堂把戒指戴在手上。


御堂笑著對困惑的克哉說:「我想在工作以外的時間戴。你來幫我戴上吧。」


「御堂先生……!」


克哉臉上綻起笑容。


他小心翼翼地接過戒指,拉起御堂的左手,把它套在無名指上。


「御堂先生……謝謝你。」克哉望著御堂的眼睛說。


套在同樣的手指上的同款的戒指。


克哉為御堂察覺到自己的想法而高興得臉頰泛紅。


「但是……這麼戴了又脫的不會麻煩嗎?」


克哉突如其來的擔憂讓御堂笑了出來。


「我不麻煩啊,幫我戴戒指不是你的工作嗎?」


「嗯!」聽到御堂的話,克哉不禁也笑起來。


一想到這份幸福的工作以後會一直重覆下去就喜不自禁。




夜裡,克哉把自己的左手覆在已然入睡的御堂的左手上。


那對同款的戒指輕輕響起碰撞的聲音。


幸福得讓人將要落淚。


克哉從後抱住御堂,把唇貼上他的肌膚。


雖然是御堂說要「放心」作禮物,但這份禮物對他來說有著同樣的意義。


無名指上小小的束縛讓他更堅定地相信他們深刻的愛情。


愛著。


被愛著。


克哉心中溢滿喜悅,任自己沉入安穩的睡眠。




-END-




=====================================


按此看配圖!!


大家知道嗎~SPRAY社終於出來圈錢了!!!(我都以為她們快倒閉了


鬼畜眼鏡十周年企劃第一彈是香水!!!克哉和御堂部長的香水!!!不得了。


發售日剛好在東京,這是要逼我……以前啥週邊都沒買過終於還是逃不過嗎……


打算當日先去店裡聞聞甚麼味道……


有第一彈似乎是有第二彈第三彈的節奏……嗯。


http://primaniacs.com/fragrance_kichikumegane/index.html





评论
热度(18)
  1. 节操已挂失胸毛掉了 转载了此文字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