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已挂失

《污浊》排版目录(生前发表诗篇)

光也:

生前发表诗篇
01.我的祈祷/我が祈り
02.深夜/夜更け
03.某个女孩子/或る女の子
04.夏与我/夏と私
05.我的进退两难/我がジレンマ
06.下雨了,可是/雨の降るのに
07.落日/落日
08.夏/夏
09.诗人艰辛/詩人は辛い
10.深更/深更
11.白纸/白紙
12.梦/夢
13.春风/はるかぜ
14.不闻悲鸣/聞こえぬ悲鳴
15.道修山夜曲/道修山夜曲
16.摇篮曲哟/子守唄よ
17.溪流/渓流
18.梅雨与弟弟/梅雨と弟
19.倦怠(二首)/倦怠
20.对谎言/嘘つきに


(待定)
寒い!
夏日静閑


(排除)
暗い天候(二・三)
ピチベの哲学
女給達
夏の明方年長妓が歌った
童女
秋を呼ぶ雨
漂々と...

自己试了一下排版

光也:

感觉得研究一阵子。


初步定下来《污浊》全书250页。

老相册:

一名叫Rainey Bethea的犯人,承认自己奸杀了一名70岁的妇人,被判公开绞刑。然而由于媒体的大肆渲染、观众的骚动,最终使政府从此取消了公开处刑

1936年,美国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梳理了一下翻译计划,拟定了一些诗集名

光也:

合集


中原中也《污浊的悲伤》(山羊之歌,往昔之歌,其他80首)


室生犀星《爱与抒情》(抒情小曲集,爱的诗集)


高村光太郎《道程》(诗选)


北原白秋《邪宗门》(诗选)


伊东静雄《反响》(诗选)


三岛由纪夫《夜岚》(诗选)


三好达治《测量船》(测量船,测量船拾遗,其他)


大手拓次《蓝色的蟾蜍》(蓝色的蟾蜍,蛇的新娘)


原民喜《永远的绿》(全诗集)


立原道造《晓与夕》(诗选)


山村暮鸟《圣三棱》(诗选)


八木重吉《秋之瞳》(秋之瞳,贫穷的信徒)


单行本...

[翻译][中原中也]我与暴风雪

光也:

我与暴风雪


自然在名为我的贝壳里,
猛刮飞雪似的落花。


我因现识过剩,
与腹上死等同。


自然席卷我
空空如也。


我只残存
现识的形式。


我仿佛
论理的亡者。


我已经
成为亡者!


     祈祷(きとう)す、世の親よ、子供をして、呑気(のんき)にあらしめよ
     かく慫慂(しょうちょう)するは、汝が子供の、性に目覚めること、
     遅からしめ、それよ、神経質なる者と、なさざらん
     ためなればなり。


僕と吹雪


自然は、僕という貝に、
花吹雪(はなふぶ)きを、激しく吹きつけた。


僕は、現識...

向日葵罐头ver2.0:

真的觉得左文字极化特别容易出事(??????)

心血來潮的翻譯

笪緋:



雖然可能有其他人翻過
但個人還是因為喜好的關係把宗三的三封信件做了翻譯~


然後為了文章的順暢度也有添加一些字
因為是個人翻譯的關係如果有錯了話可以裝作沒看到暗地吐槽,也可以直接指證沒關係~

↓以下信件內容↓

給主上

突然說要去修行什麼的,您一定嚇到了吧?
因為我看起來並不像是會有這種舉動的類型,所以會不會懷疑我是想要逃跑呢?
放心吧,就算我想要逃,也沒有什麼可以去的地方吧?
變強以後我會回去的,只是要花多久的時間就不知道了。

給主上

在為了變強的旅行中,如果知道了我最後所到達的地方是安土了話,您會笑我嗎?
放心吧,我不會打算不惜任何一切代價去改變魔王他的歷史什麼的。
只是,如果我要改變了話,...

居然要短刀给糖……婶婶面子是要扔水里……

四蓝:

群里万圣节企划搞的事情

群牌号103135258欢迎来玩

大概就是婶婶买了糖等着小短刀来要,小短刀以为婶婶想要糖,于是也买了糖等着婶婶来要的尴尬故事

文手炫技15题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2 在十秒之内,想出一个内容普通,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片段的结尾,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


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


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试着用文字的张力让...

【翻譯】【御克】小小的束縛

胸毛掉了:

原作:早川


※「Tranquilizer」的後續。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在觸摸左手無名指。


上面套著那天御堂所送的戒指。


雖然御堂再三叮囑「一直戴著不要離身」,但就算他不說克哉也從沒想過脫下。


每當緊張不安的時侯,克哉就會不自覺觸摸手上的戒指。


不知道何時起這已經變成習慣,無名指上的戒指對自己而言已經變成了如同御堂一樣理所當然的存在。


那堅硬冰冷的感觸為克哉帶來平靜和溫暖。



克哉坐到沙發上望向旁邊的御堂。


御堂的手指上空空如也。


相對地胸前墜著一個用銀...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