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已挂失

镜花水月(10)——释怀

到这里就差不多算是苦尽甘来了吧
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还请各位小天使多多指教了
(题外话:要学会在合适的时候表达自己的心意哟)


和清光在大门前站了一会,聊着些有的没的,然后就看到了寒风中六个人的身形由远及近的一点一点清晰起来,直到眼前。
长谷部搀扶着宗三,药研也掩藏不住疲惫,好在其他三人都没有什么伤
临近傍晚,风也渐渐变大了,带着丝丝寒意
“主公,我们回来了”
“欢迎回来”
“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光忠在准备晚餐了”
说着,清光和我从长谷部手里接过宗三。宗三太高了,清光和我几乎是架着他去手入室的。支撑着宗三,我知道他是完全清醒的。我有太多太多想要问他的了,伤到哪了,伤口怎么样了,疼不疼,冷不冷...

镜花水月(9)——万叶樱

借用花丸的梗。至于清光和安定的关系,可以是友情向,也可以是爱情向,看小天使们自己怎么想咯


据说人临死前会看到这一生的走马灯吧……我的走马灯会不会都是宗三呢?哦,不……应该不会的,我还有在现世的生活。
对了啊……这可不是现世……我真的会在这里死掉吗?
为什么没有走马灯呢?我想再看一眼宗三的容貌啊。
这种无力的感觉就像沉溺在水中,即使拼命挣扎,也逃离不了被绝望包围的无助……
宗三那时的感受也是这样的吗……?那么,那一刻,他该是解脱了吧……
说起来,我在来到这个本丸之前就知道他的存在了。我憧憬着他,也爱慕着他,为他心疼,也想要爱他。
来到本丸,如愿以偿了,与他相遇,和他交谈,让他出阵远征……这...

镜花水月(8)——织田信长

我无法想象失去你,会变成什么样……
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还请小天使们多多指教,谢谢。


自宗三出阵的那一刻起,焦躁如同藤蔓把我紧紧缠绕,难以呼吸。
倒不是担心他受伤,只是不知道再次面对那里,他会怎么想。本能寺,那不会是让他开心的地方。
我很清楚,他虽不爱织田信长,但也不恨织田信长。可也仅仅只有这些罢了。关于对织田信长和本能寺的感情,他从未提及,我也全然不知。
早上送走长谷部时,因为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宗三,所以我告诉他那个“守”等到离开本丸后再交给宗三。现在,“守”应该是在宗三身上了吧。
“安娜,你不吃午饭吗?”
这个声音……
抬头,看到了一个逆着光的身形
“哎,清光?”
“别那么惊讶啊,叫了你好几次...

镜花水月(7)——特别的

想要写出一个有些独占欲但却又因为宗三的经历而小心翼翼又有些自责的审神者。
借用花丸梗
如果有哪里不合适还请小天使们多多指教w


自那之后,又过了几日,清光回来了。本丸里的人手够了。
想着也该让宗三出阵了。
正巧,本能寺发现时间溯行军。
可是,本能寺……真的是适合宗三出阵的地方吗?
宗三身上所谓“魔王的烙印”使我对“让宗三靠近本能寺”这类事有些抵触。出阵也好,远征也罢,自然都是不愿意让宗三靠近那个地方的。
“清光,我到底该不该让宗三去本能寺呢?”
“这种问题就算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呀。我们身为刀剑,作用只是斩杀敌人。但如果你在意的是宗三左文字的感受,那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宗三...

镜花水月(6)——水中月

之前上课写的,改了又改,感觉大半年的文笔都耗在上面了。如果哪里不合适,还请多多指教w


晚餐时为了庆祝第一部队不掉刀装无伤归来,所以带上了一点宴会的性质。在此期间,也被长谷部严格看管着,无酒饮食。
晚宴上大家还都尽兴,之后也早早地入睡了。
我躺在床上,也许是中午睡够了,现在没有一点睡意。
夜半,还是起床了。皓月高悬,本丸上空似乎全是月光。宗三近侍的位置还没换,现在应该是在休息吧。说来昨天的工作因为酒而耽误了,晚上也没机会完成,趁现在补上吧。奈何与近侍休息室相隔的门是透光的和纸。
……罢了,月色正好,到庭院去吧。披了外衣拿了纸笔,退出了房间。
转过身,眼前的景色堪称本丸一绝。月光下的湖面如...

镜花水月(5)——长谷部这个人啊╮(╯▽╰)╭

关于酒醒后的惯例——被长谷部说教


再清醒已是傍晚。
我似乎是躺着的。身旁不是宗三,而是长谷部。他好像有点生气?
“主上,早上喝酒究竟是出于什么想法?景色美?”
……
“虽然是宗三提出的,但您也知道您只有19岁。我说过他了,也请您更加爱护自己”
“你不会不了解宗三吧?”
“您说什么?”
“很明显啊,这是我提出的。我原来可没想让长谷部你知道的”
“是吗?如果我没有过来宗三大概会一直放任您赖在走廊上吧。”
糟了,真的惹长谷部生气了
“对不起嘛,下次不会再有这种事了,我会注意的,真是麻烦长谷部你了”
“唉,不是对不起的问题,主上您真的要注意您的身体啊”
“知道啦,绝对,绝对不会有下次,就算喝酒也会等20岁之...

镜花水月(4)——酒醉

在宗三面前借酒撒疯



“既然不是,那就是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是吗?也许吧……
“主君您不会是醉了吧,如果这是酒后真言,那我还真没想到您也有如此消极的一面”
消极吗?只是因为是你,所以才忍不住多想啊。我一种害怕有一天你会从我身旁离开,所以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便是简单的上下级工作关系,可我总是无法控制的想要多关心你一些;哪怕和大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总是不自觉的关注着你。明明应该给你更多的空间,却又奢望你能一直伴我身旁。
我这样,又算什么?
比起是否有能力让你从过往中解脱,更应该担心的其实是我能不能给你想要的自由。
胸口有些闷闷的
“宗三,你为什么总是主君主君的?宗三讨厌我的名字吗?”
醉了...

镜花水月(3)——来到本丸的意义

有点自卑的审神者因为过于在意宗三,所以庸人自扰地想了一堆有的没的


回到房前的走廊,看到了垂者双腿坐着的宗三
虽是艳阳高照,但好歹也是雨晴后的初冬
我低下身子,放下手里的东西,隔着那些东西坐在他旁边
“现在可是初冬啊,宗三你不冷吗?”
有点担心他
“谢谢主君关心,我并不是很冷。比起冷,我倒是更想多感受外面的温度”
我在倒酒,自然是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听他的语气,多少也能想出了,那种向往的神色……
果然,和近侍相比,下次还是让他带队远征会比较好吧?
一开始为了不让气氛变得尴尬,所以我不停地找话题。但是不出意料的,宗三的回答总是仅限于那寥寥数语
“对了,宗三说说你之前的故事吧。”
“主君您不是...

镜花水月(2)——去厨房的路上困难重重

第一次发文,第一次开连载,第一次开连载写到第二章……嗯各种意义上的第一次
(可能不)萌 新,请多指教


我走出了房间。
宗三虽然对我恭恭敬敬,但他从不阻拦我,至少在这样的小事上,甚至可以说他有些放纵我。
如果换作光忠或者长谷部,现在估计是免不了一顿说教的。想着,不禁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不小心撞到了从拐角出来的人。抬头,哦,是鹤丸呀,用十二指肠想想也能明白,又是来吓我的……
“哦呀哦呀,小安娜是因为什么这么高兴,连我都没注意到,真的是吓到我了。”
“真是的,明明是鹤丸要吓我的吧。说真的,有这么明显吗?”
“你可能需要镜子。全写在脸上了哦”
啊啊,无所谓,先去拿点心再说
“难道……恋爱了...

镜花水月(1)——宗三左文字

宗三左文字关于女审名字,来自于地狱少女里骨女在现世的假名,没有特殊含义,只是因为我是个取名废而已←_←



我的初始刀是清光,近侍也一直是他
但是……
今天让他远征去了,近侍就换成了宗三。
宗三是个大美人,所以一开始就对他有好感。他来到本丸不久后就让他出阵了。不得不说,他出阵时的样子很美,暴击、必杀,就连负伤都那么美。短短一周,迅速的被他迷住了。
可是,让他做近侍什么的……真的只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因为能替代清光成为近侍的,明明有更好的人选,比如长谷部或者光忠又或者是前田……
“主君,这个要放起来吗?”宗三拿着的是我从现世带回来的一本书。
“啊,放书架上吧,麻烦你了”宗三总是规规矩矩的,如果...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