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已挂失

【刀剑乱舞】生日时向刀男们要礼物【上】

我天这个本丸……
233333333

梧桐夜子:

*只写我家本丸有的刀。
本来想写完我的刀,但显然我高估了自己的码字速度【捂脸】,要回学校了来不及了,就只好先把写好的发出来,其他人以后补吧。




*不要脸的第一人称




——————————————————————————




【今剑】




金环套过手,随即落在了腕间,还余下了不小的空隙,稍一动作便相撞出哗啦啦的脆音。


我抖着手腕惊奇的看着今剑帮我套上的手饰,被阳光下环面反射的耀光闪了眼后,偷偷摸摸的抬手咬了一口。





咔嚓。
咦。好硬。






目睹这一幕的今剑:“.......”




那不是真金谢谢。






【笑面青江】




“我要你的蛋。”






“...女孩子可不适合说这种话。”




“少废话,快把你房间里捂了几个月的特上刀装给我。为什么你要留着个轻骑金蛋蛋啊。”


“那毕竟是人家的第一次嘛。”


“明明只是你第一次做出的刀装....麻烦物尽其能好吗。”





【鸣狐】




“我要你的面甲。”


我满心的期待的盯着鸣狐的面部,盘算着是不是能顺便一见他真面目。


鸣狐点头答应。




不过他拍了拍肩上的伴狐,小狐狸便心领神会的从他肩头跃下,消失在拐角处。


不过几分钟,小狐狸叼着一个完全相同的黑色面甲回来了。


我蹲下身从它口中接过,往脸上一罩。






虽然目的没达成。


我朝鸣狐笑弯了眼。
不过这种配对的感觉也很不错。






鸣狐静静的回视着我,默了默,他走近了些,在拿下我手中面甲的同时,也摘下了自己的,秀俊的容颜上面色淡然,看不出什么情绪起伏。


我楞楞的看着他把两个明明外状相同的面甲交换过后,又分别罩在了我和他的脸上。






口鼻呼出的气息呵在内里,返回来微微的湿气,夹杂着似乎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嘴唇下意识的微抿。


意识到这是眼前人带过的东西,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慌慌张张的抱着到手的礼物,我干笑着跟鸣狐道别后拔腿就跑。


因此也就没有听到后续的对话。






“呀咧呀咧,鸣狐是故意的吗?这样就可以都拿着对方戴过的了呢!”


银发的青年揉了揉伴狐的脑袋,笑了笑,闭口不言。




【鲶尾】


“我要你的呆毛。”
“......”




“那我要你的大眼。”
“.....”




“那就换成你兄弟好了。”
“再开玩笑我就送马粪了哟?”




“咦!好吧。”


我向他摊开手。


“给我头绳。”







五分钟后,你顶着他帮你扎的冲天辫,满本丸的追着他打。




【骨喰】


深灰色的衬衣,折叠得方方正正,躺在少年的手上,布料柔软而轻透,表面显现出顺滑似绸的光泽,带着一如他所有者般的好闻味道,清淡似竹隐约时现。


在把衬衣交到我的手上之前,骨喰抬眼警惕的扫了我一眼,嘱咐了句。





“不要拿去做奇怪的事情。”
“才不会做的好吗!!!”


【厚】


“我想要厚的领带。”
“大将想要的礼物有点奇怪啊。”






这么说着,厚却是没有迟疑的解开胸前的几颗扣子,干脆的解开出阵服里的黑色领带。


随意的拢了拢因为失去领带而松开几分的领口,他用另一手拿着领带放到我手上,扬眉。


“这样可以吗?”


【后藤】




“......为什么会想要我的头发啊?”后藤一脸莫名,看着我的眼神诡异。


我盯着他挑染的那束头发,欢快的点点头。






这个要求大概还是太过奇怪,但他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起了大家早上“主君生日要尽量满足她的要求”的约定,最后皱了皱眉,艰难的妥协。
“...好吧。”




也不用专门去拿剪刀了,后藤拔出自己的本体,刀光锋利,他挑起几缕紫色的发,手腕一动,发丝便被轻易割断。


我赶紧拿着提前准备好的小绳子把这一小束发绑好后,小心翼翼的装在布制小袋子里。


再抬头看看后藤,他拿着小镜子死死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神色严峻。
啧了声,他向我要了个加速札大步跑向了手入室的方向。






.....至于么。




【前田】




“主君想要的是...衣服上的第二个扣子?”
“嗯,会让你困扰吗?”




似乎付丧神被授予的现世知识并不包括这一方面,至少现在,前田听完我的要求后,神色显现出了几分明显的困惑。




“当然不会是困扰,只是,”他犹疑了下,有些不确定的开口,“不会太过随意了吗?毕竟是主君的生日。”
“本来生日对我来说也只是能对你们光明正大撒娇的机会罢了,”我坦然承认,眨了眨眼,笑着看着他说道,“而且,才不随便哦。”






“那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听到我说的如此直白的表达,前田略为羞赧的别过头,目光游移了几分,再转头向我时,则坚定的点了下头。


“嗯,我明白了。”他道。






虽然这么说,但是前田并没有很快把礼物拿给我。


一直到晚饭前夕,他才敲开我的房门,郑重的递来一个亲手制作的御守,从微鼓的触感上可以分辨出里面装着的就是我心心念的扣子。


大概是从谁那里清楚了第二个扣子的意义,他望向我的目光平和而温柔。




从窗缝悄然渗入室内的暮色,不知觉间落入了他眼中,化开一片浅腻的柔光。




“我将护卫您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明明外表还是小孩的他,如此郑重的许下了付以生命的承诺。




【药研】


“我要你的眼镜。”


我看着穿着内番服的药研,补充问道:“你有备用的吧?”




闭嘴不言算是默认,药研推了下镜框,略略歪头思索片刻,这才无奈的摘下正戴着的这一副。


他把眼镜架到我鼻梁上,伸出一指,轻巧一推,替我戴上。




“...明明近视五百度还想要我这副啊。”药研看着换了眼镜后就成了睁眼瞎却还硬是假装镇定的自家主君,摇头叹息中却带上隐约满足的笑意,“就这么喜欢我么?”




睁眼瞎的我:......




药总你开心就好。






【蜻蛉切】




体格壮硕的紫发青年站在我的前面,抿唇握拳,紧张表露得十分明显。


“不要那么紧张啦蜻蛉切,”我拍了拍他的臂膀,伸手一指,“右臂上这个铠甲可以吗?”


“是,”青年不知道为什么松了口气,他利落的解下上臂铠甲,还到我抬起的手臂上,熟练的绑好,不过在最后犹豫了下,绑成了个小小的蝴蝶结。


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我眨眨眼笑起来。





【物吉贞宗】


物吉摘下了腰间那个有着三叶草图案的挂饰,在把礼物交给我之前,他先将其按在了自己的胸口处。
柔缓垂眸,他轻声,却又无比慎重的开口:“一定要替我给主君带来幸运哟。”




完成这交接仪式一般的动作,物吉这才把东西递给我。


接过的物件似乎还带着被他掌心捂起的些许温度,我同样把它按在胸口处,看着眼前笑容温暖的少年,怔怔的想。





可是啊。


我觉得遇见物吉你,就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了呢。



【烛台切光忠】




“是因为想要变得帅气吗?”
听了我的请求后,光忠边拿出他备份的眼罩边感兴趣的问我。


“嗯。”
我开心的接过眼罩,用两指夹住它,装模作样的盖在自己左眼前,做出正要掀开的姿势,嘴角扯起邪魅的一笑。
“kufufufu,愚蠢的人类啊,就让你们见识吾辈的真实力量吧!”










“......”


光忠面无表情的拿下我的眼罩。
“不我想果然还是换一个礼物好了。”




【宗三】


“我想要宗三你樱吹雪的花瓣。”
“...这样就满足了吗。”




“嗯,满足了。”




我朝空中伸出手去,接住悠然飘落到掌间的樱花,指尖捻起,瓣面如同丝绸般柔滑,色泽浅淡,细密的纹路在日光的照耀下若隐若现。


“因为很漂亮啊。”
迎上他的目光,我一语双关的发出衷心的赞叹。




【山姥切国広】


“我要你的被单。”
“我拒绝。”


“身为我的初始刀不更应该满足我今天的一切要求吗!”我做作的捂住胸口,痛心疾首,“被被你变了!你不爱我了!说好的海枯石烂至死不渝呢!”


山姥切国广:......






他很想说他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但念及这特殊的日子,硬是憋住了,一声不吭。




见状我只好采取迂回战术。


“换成其他的就可以了吗?”


“...嗯。”


“那就换成爱的亲亲!”我瞬间改口。






于是被被一秒扯下了被被罩到了我的头上,冷静道:“给你。”
“......”




虽然礼物是要到了没错。
但总觉得莫名受伤。_(:з」∠)_




【歌仙】


歌仙打量着抱着床单不放手的我,挑眉道:“是打算让我帮忙洗干净?”
“不,我想要的就原汁原味的被单!”




“那主君打算向我要什么礼物?”
我想了想,伸手朝他胸口一指。
“就那朵花吧。”




并不是什么出格的要求,歌仙也就点头应允了,他摘下了花放到我手掌心上,随口问了句。






“是打算储放起来吗?”
“是要缝到被单上。”我头也不抬的回答。




歌仙:“......”
微笑。





“诶诶诶诶等等你怎么可以把送出去的礼物收回去了这是耍赖啊啊啊!!”


【山伏国广】 




“山伏我跟你讲一起去深山修行这种邀请是不能当礼物的!”
“不是挺好的吗?”
“原来你真的有这个打算啊!”




一点也不想被顺势抓去深山老林里修行的我机智的打算转移他的注意力。


“山伏我可以摸摸你的犬牙吗?”我双手做投降状,“放心我手刚洗过很干净的!”




即使不这么说,青年也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我一手揪住他的袖子借力,边踮起脚,小心的碰了碰他那颗显眼的犬牙,有点尖锐,但看上去也很可爱。


完全戳中我萌点。






【长谷部】



大概是轮到长谷部时我到处扒人衣服的要礼物方式已经传开了,身为主厨的他对此看上去反倒是有点小兴奋,眼下他正襟危坐,睁着眼睛满含期待的望着我,简直要在身后具现化出一条摇动的尾巴来。








我很感动。
然后果断开口。






“我想要牡丹饼。”




对面人笑容顿住了。




【狮子王】




当我说出我想要的东西之后,对面的狮子王明显的沉默了。


“...肚,兜?”


“啊,那是我自己的叫法啦,其实就是你穿在最里面的那一件,嗯,黑色的,露背款式?”我回想着,“记得手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
“......”狮子王沉默以对。


啊。


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这么一来感觉我就像变态一样。





算了,反正的确也就是。




可惜到最后我还是没能从誓死不能交出衣服的狮子王手里抢到想要的东西,退而求其次的换成了鵺的一日归属权。




那团平日里几乎没出过声的黑云悄无声息的跃到我肩上,重量比预想的要轻得多。    


毛茸茸的毛发扫过脸侧带来痒意,鵺用它的爪子无声的踩踏了几下,似乎找到了满意的位置,这才趴着继续装饰品,我偏头就能看到它像是没有眼仁的眼睛,明明有些骇人的面庞安静下来却意外的显得乖巧。




毛茸茸简直就是天堂!


狮子王不习惯的摸了摸空了的肩膀,看着满脸兴奋的我,叹了口气。




【同田贯】




“我可没有那些花俏的装饰品可以让你选。”


的确,同田贯的衣装在耐脏方面能力max的同时完全顾及不到美观性,而且也没有任何饰品,勉强可以算是的头盔也并不符合我的审美观。




于是,我眼珠转了圈,有了注意。
“把手给我。”我笑眯眯的对他摊开掌。


同田贯皱眉瞥了我一眼,显然无法理解,总归还是应言把手放到我的掌上。




预料之中的粗砺,完全是为了战场而生的一般。
心中掠过一丝复杂,我合起十指,尽力的握住同田贯的手,张开唇齿,掩去眉间的异色,转而朝他绽开笑颜。




“那就把你送给我吧。”
“哈?”


“那么,作为我的所有物。”
“不要随便把自己弄坏了。”
“受伤了也要好好的手入去哦。”


我抬眼望他,轻声的吐出最后一句话。
“可以吗?”






同田贯的答复十分干脆。




“怎么可能会答应啊!”
“.......咦?”


“谁会把自己的本体送出去好吗!?”
“...哈?”


“不是你说要让我把自己送给你吗?刀没了本体要怎么战斗!”
“.......”




“同田贯。”



“你走开。”


【鹤丸】




“我想要鹤丸脖子上的那条链子。”


“我还以为会是更让人惊吓的要求呢。”
这么说的青年,从善如流的摘下了脖颈上被指定的链子。


“我帮你带上吧。”


他踱步到我背后,撩起了我披散着的黑发,金色的链子从锁骨处绕过,随着身后人的动作一收,微凉的链身搭在了裸露的肌肤上。




“哟西。好了。”
鹤丸轻快的发出一声。


一时被金属的凉意激得有些不自在,我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脖子处,又小力扯了扯,发现大小勉强算合适。
“一直都觉得鹤丸的链子有点像套在脖子上的锁链,”我低声喃喃,“那现在算是被我摘下来了吗?”




一时的无言。




片刻后,一双手臂从身后伸出,我被抱了个措手不及。
“啊,”青年的声音含着笑意,即使看不见我也能想象出他眸里盈满清浅笑意的模样,“所以,现在,是我锁住了你哟。”


干爽而清冽的怀抱,恍若那高远的青空,飘散出自由的味道。


【御手杵】




“但是我除了突刺什么都不会......”
“讲真我这是在要礼物,你这话说得让人觉得好像你下一秒就会送我一个突刺上天堂安详得让人心里毛毛的好吗!”




“但是我也没什么漂亮的饰品啊。”
“那就送我你出阵时碰到头的第一根树枝好了。”我欢快道。
“......你认真的吗?”






当然不是。


最后我还是在他身下扒下了件东西,位于右边大腿上那个我看不出具体用途的腿扣。




当场就套在自己腿上调节好大小,我原地蹦哒了两下自我感觉良好。


御手杵盯着我绑着原本属于他自己的腿扣那处看了几秒,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一怔,接着他捂住脸别过了头。


我奇怪的向他投去目光,却只看见他发红的耳尖。




“你怎么了?”
“....没什么。”


————————————————————
祝我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950)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