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已挂失

镜花水月(10)——释怀

到这里就差不多算是苦尽甘来了吧
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还请各位小天使多多指教了
(题外话:要学会在合适的时候表达自己的心意哟)

 

和清光在大门前站了一会,聊着些有的没的,然后就看到了寒风中六个人的身形由远及近的一点一点清晰起来,直到眼前。
长谷部搀扶着宗三,药研也掩藏不住疲惫,好在其他三人都没有什么伤
临近傍晚,风也渐渐变大了,带着丝丝寒意
“主公,我们回来了”
“欢迎回来”
“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光忠在准备晚餐了”
说着,清光和我从长谷部手里接过宗三。宗三太高了,清光和我几乎是架着他去手入室的。支撑着宗三,我知道他是完全清醒的。我有太多太多想要问他的了,伤到哪了,伤口怎么样了,疼不疼,冷不冷……
但我始终没敢抬起头来。
我很害怕见到梦里的那种眼神
到了手入室,安顿好宗三。正准备离开时突然被叫住了。虽然叫的是我,但我却没敢回头,反倒是清光回过头笑了笑,然后就出去了。
“主君”
“嗯”现在只剩下宗三和我了
现在的气氛让我感到似乎有些东西成为了我和宗三之间的隔阂,是什么呢?
“您是不愿看到我吗?”
“怎么会,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了”我的心脏从那时到现在都是颤抖着的
“那您为什么从进门到现在都没看过我一眼呢?好歹我也是执掌天下之人身份的象征啊”
这种语气算什么啊……我也很委屈啊……无论我做什么,你却永远都是那副样子……
“可你对于我来说不是!”我有些生气地转过身直面宗三“你对我来说就是宗三,也只能是宗三”
“哦~是吗?”
我说错了什么吗?
无所谓。但是不管怎样,现在都不该是这种气氛,不该的……
我调整了情绪,并不打算继续这样的对话。
可我又十分疑惑,宗三向来都是冷静的,甚至冷静得有些让人害怕又心疼,所以我知道,他是觉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和战败的危险,甚至是改变历史的危险去找织田信长的
“你见到织田信长了?”
“您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你为了时间溯行军冲进着火的房屋,然后并没有直接出来,而是去找了织田,你们说着什么,然后上面的石板掉了下来”我觉得有些话,必须要说清楚“我并不知道你们说了什么,如果你愿意,能告诉我吗”我做好了迎接任何答案的准备
“在房屋里,我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那所谓魔王的烙印还在我身上呢,让我不得不在意他。我问他后悔吗,可那人也曾执掌天下啊,又怎么会后悔呢?当时看着他,不禁想起了之前的我”
说着,他闭上了眼睛,一会儿,又缓缓睁开“他甚至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不明白他当年把宗三左文字看作何物,难得只是变成了人的样子就认不出来了吗?但,他到底还是记得的,也多亏了那个印记呢……”
他轻叹一口气“有太多的话想说,却又不知如何表达。曾经的笼中鸟如今却已翱翔于天空之中,多么可笑啊,最后我只告诉他‘你面前的宗三左文字已经不属于你了,笼中鸟也不会是坐拥天下的象征,还请您多保重’之后就如您所说了,但似乎又有人推了我一把,躲开了,再回头,那人已经不在了”
我听着他虚弱地说着,心里五味杂陈,眼眶又湿润了起来,最终还是装盛不下盈满而出的泪水
“您知道吗,据说当年那人是自尽的”
“嗯,还有另一种传闻说他成功逃脱了,还找到了能长生不老的药”不管怎样,这些都结束了
宗三笑着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
“可是啊,宗三,你只见过那样疯狂的织田,又何尝知道我真实的想法呢”
他看向了我。我一直在隐瞒的,也该告诉他了,至于之后要怎么做,就让他自己决定吧……
“我一直害怕你会在那里折断,因为这是我所不能忍受的。你是宗三左文字,是我的宗三。织田信长已经成为过去,现在我才是你的主公,你也只能有我一个主公!可是这样的我真是太自私了,就像是另一位织田信长”那些丑陋不堪的想法东西终究还是被曝露在阳光下了
“在你出阵前清光劝我让你面对过去,当然,我也这么做了。我不希望你心里还挂念着其他与我类似的存在,可是当你真正去本能寺了,我才开始担忧,也许我并没有让你面对往事的勇气。可我却又不得不这样做。我要证明我和织田信长是不同的,在我这里,你不会是什么笼中鸟,也更不会是什么身份的象征,你就是宗三左文字,我所爱着的宗三左文字,仅此而已。”埋藏于心底的情感一时间倾泻而出。
冷静下来才意识到我说多了。
刚才的话会招来宗三的厌恶吧,可是都已经说出口了,而且这也就是我所想的
“原来主公是爱着我的吗,呵呵,原来那时是酒后真言吗”
他所关注的是这些吗?难道不该是……
“安娜”
“嗯?”这是他第一次像这样称呼我
“过来”
我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等待着他将要说出的话语
“谢谢你,真正让我成为了一把刀,在此之前,人们并不求我能派上什么用场,只求能拥有我。当你说不会让我做笼中鸟时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让我远征让我出阵,还有,谢谢你的‘守’,也许是它保住了我的命。但如果是因为你说的那样,才刻意避开我的话,我会有些委屈”
他所说的每一字每一句明明都是那么的平静,但却又如狂风暴雨般在深处那黑暗而冰冷的湖水中激起阵阵波澜
这本应令人高兴的话语又为何会带来丝丝酸楚呢
“那么,你愿做我的近侍吗?当然,只是你养伤的这段时间”
“无论何时都行”

评论
热度(8)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