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已挂失

镜花水月(8)——织田信长

我无法想象失去你,会变成什么样……
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还请小天使们多多指教,谢谢。

 

自宗三出阵的那一刻起,焦躁如同藤蔓把我紧紧缠绕,难以呼吸。
倒不是担心他受伤,只是不知道再次面对那里,他会怎么想。本能寺,那不会是让他开心的地方。
我很清楚,他虽不爱织田信长,但也不恨织田信长。可也仅仅只有这些罢了。关于对织田信长和本能寺的感情,他从未提及,我也全然不知。
早上送走长谷部时,因为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宗三,所以我告诉他那个“守”等到离开本丸后再交给宗三。现在,“守”应该是在宗三身上了吧。
“安娜,你不吃午饭吗?”
这个声音……
抬头,看到了一个逆着光的身形
“哎,清光?”
“别那么惊讶啊,叫了你好几次了,你竟然坐在走廊上发呆”
“抱歉,我现在就去”
“你不用这么担心他啦,宗三又不是一个人去”
“嗯,我知道了”
本以为他们看不出来的……
也许是因为清光一直是近侍吧,所以能察觉出来。我这样告诉自己。
但我那副寝食难安的样子也许比我想的还要明显。
饭后
“安娜,今天的午饭不合胃口吗?”
“没有啊,光忠做的饭,怎么会不合胃口”
“可是……你今天吃得特别的少”
“抱歉,也许是昨天没有睡好吧”我真是太失礼了,明明光忠这么细心的照顾着我……
“是吗,那快去休息吧,晚餐要好好吃了哟”
“嗯”面对光忠的体贴和关心,隐瞒了实情的我心生愧疚。
回到寝室,墙上有一幅画,像是盛开的万叶樱。
这幅画是之前求平安符时老住持送的。
当时老住持说着这幅画和我有缘,便递送到了我手中。但我却不曾体会过所谓的“有缘”。现在倒成了一幅装饰的画了。有时若是难以入睡,就会看着这幅画,那万叶樱的颜色真是像极了宗三的颜色。他的长发,他的衣服,甚至是他的气息……以至于每每都能在那片粉红中进入梦乡。
今天也是这样。
不出所料,只是过了一会儿,就依稀看到了宗三的身影……
可……这是……本能寺!!!
这该不会是宗三所在的那个本能寺吧!
看到不远处的时间溯行军进入了火海之中,莫不是要救出织田信长?
然后不知谁说了一声“长谷部,外面交给你了,我进去看看”同时,一个熟悉的粉色身影冲进了那熊熊烈火之中。
那是宗三!!!
“不要进去!宗三,回来!”我的心脏剧烈地收缩着。胆战心惊地跟了上去。
狂奔着,叫喊着,担忧着,也害怕着
我大声呼喊表达着恐惧与希望“宗三左文字!我命令你回来!马上回来!”
可耳边全是房屋泥墙崩裂倒塌的声音,身边的火焰大肆灼烧着我的希望。
宗三只身一人回到了这座不该存在的房屋中。
刚进到了屋里,就看到宗三手中的刀穿过了最后一名时间溯行军的胸腔。
宗三抽出刀剑,随着那名时间溯行军的倒下,那喷涌而出的鲜血浇灌着我残存的希望。
既然这样……那么……可以离开了吧……
可宗三竟向房间深处跑去!
“宗三,回来!!!”我拼尽力气大喊着,追了上去。
可宗三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义无反顾地往屋里跑去。
火势越发的猛烈了,房屋的砖墙瓦片在燃烧着,下坠着,带着火焰重重落在地面上。
我……这是在梦中吗?那又是为什么能如此清晰地感觉到这些滚烫的碎片掉落在身上所带来烧灼般的疼痛呢?
即使眼前一片鲜红的焰火铺满了去路,也不敢落下半步。
我不会……让宗三独自一人消失在火焰中……
跟着宗三到了一个火势还没大起来的地方,然后便看到了一个人……
织田信长!!!
宗三站在他面前,似乎说着什么,全然不在意在他周围贪婪舔舐的火舌。织田信长一脸疑惑又着急。
“宗三,不要待在这里了,出去吧”我走上前,想要握住他垂在身侧的手,把他带离这片灼热的地狱。
可我们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两只手明明在同一个位置,却无法交握。
“宗三!!!宗三!!!宗三左文字!!!”心里一阵冰冷,我撕心裂肺地大声叫喊着他的名字,试图确认他的存在,但他无动于衷。
最后的希望也被烈火吞噬,与理智一同化为灰烬。
宗三头顶上的石板在火焰中变得摇摇欲坠。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扑向宗三。顾不上我们是不是在同一个世界了,时间溯行军也好,改变历史也罢。哪怕只是幻觉,我也希望能有那么一丝可能宗三不会消失于这无尽的火海。
只要宗三能活下来!我只要宗三!只要我的宗三!
应该是挡住了的,不然为什么那粉身碎骨般的疼痛如此真实,胸腔里更是令人难以呼吸的压抑,心脏也如同被焚烧着一般……
睁开眼,却看到宗三倒在火焰中,眼中是深不见底的绝望。
那样的眼神如同来自火焰深处巨大的双手,紧紧地扼住了我的脖颈,咽喉被挤压着,气管与食道和颈部的骨头也被扭曲着,迫使我用最后的力气发出了和存在于宗三眼底一般绝望的呐喊
“宗三!!!”

评论
热度(3)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