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已挂失

镜花水月(7)——特别的

想要写出一个有些独占欲但却又因为宗三的经历而小心翼翼又有些自责的审神者。
借用花丸梗
如果有哪里不合适还请小天使们多多指教w

 

自那之后,又过了几日,清光回来了。本丸里的人手够了。
想着也该让宗三出阵了。
正巧,本能寺发现时间溯行军。
可是,本能寺……真的是适合宗三出阵的地方吗?
宗三身上所谓“魔王的烙印”使我对“让宗三靠近本能寺”这类事有些抵触。出阵也好,远征也罢,自然都是不愿意让宗三靠近那个地方的。
“清光,我到底该不该让宗三去本能寺呢?”
“这种问题就算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呀。我们身为刀剑,作用只是斩杀敌人。但如果你在意的是宗三左文字的感受,那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宗三肯定什么都不会说的”
“可以试试去问长谷部和药研呀,他们也是曾经在本能寺待过的刀”
“他们……吗?”他们三人的经历是不一样的啊
“唉,看你这样倒是更像你不愿让他去。在这个本丸里,每一把刀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把刀都有自己没法解开的心结。如果想要放下那些事,我的建议是:在哪结下的,就在哪解开”
“也是呢,但是不一定能够放下对吧?”
“这就要看人了,但是无论如何,你要知道那天迟早会到来”
“我知道”
我知道,我不仅讨厌让宗三因为之前的事情难过,还很讨厌让他再回忆起之前的主公,那个男人,织田信长。
我不想让宗三再被这些往事所困扰,甚至想把他脑中关于织田信长和本能寺的记忆给抹去,只留下在这个本丸里的回忆,只有我这一个主公……的……
呵,怎么可能。
我这种自私的想法,和那样残忍对待宗三左文字的织田信长又有什么区别?
最后还是决定让宗三、长谷部、药研去本能寺。
但临近出阵的日子我却是越发不安起来了。
想起之前在本丸里流行刀与刀之间互相赠送自己亲手制作的“守”。
他们临走前,我把三个“守”给了长谷部,外表都是相同的,但我还是特意告诉他其中的一个是给宗三的。长谷部似乎也明白。
三个“守”里都是在现世求的平安符,但在宗三的那个“守”里有一片干的樱花瓣,是当时求符时老住持送的一幅画里掉出来的。没有什么意义,只不过对我来说,宗三是特别的罢了。

评论
热度(3)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