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已挂失

镜花水月(6)——水中月

之前上课写的,改了又改,感觉大半年的文笔都耗在上面了。如果哪里不合适,还请多多指教w

 

晚餐时为了庆祝第一部队不掉刀装无伤归来,所以带上了一点宴会的性质。在此期间,也被长谷部严格看管着,无酒饮食。
晚宴上大家还都尽兴,之后也早早地入睡了。
我躺在床上,也许是中午睡够了,现在没有一点睡意。
夜半,还是起床了。皓月高悬,本丸上空似乎全是月光。宗三近侍的位置还没换,现在应该是在休息吧。说来昨天的工作因为酒而耽误了,晚上也没机会完成,趁现在补上吧。奈何与近侍休息室相隔的门是透光的和纸。
……罢了,月色正好,到庭院去吧。披了外衣拿了纸笔,退出了房间。
转过身,眼前的景色堪称本丸一绝。月光下的湖面如银镜一般,周围也是一片银白。对了,正是起霜的时候。
在亭中写下的是从成为审神者以来到现在近一年时间的总结。脑中却都是与宗三的点点滴滴。
完成时月已偏西,想着干脆黎明前趁着这最后的月色走一遍这偌大的本丸。月色下的本丸,会是怎样的呢,会比宗三还要美吗?不过说起来,好像自己还没见过月光下的宗三呢。
走过湖边,一阵寒风,湖中的月影晃了晃。那知,这不真实的倒影欲碎的样子竟教人担心起天上的月亮是不是也摇摇欲坠了。
抬头,却看宗三立于门前。刹那间,心里的某处颤动了。看他的样子,想必是早就知道我出来了的。慢慢地走近他,渐渐的能看清自天而下的月光掠过房檐洒在他身上,柔和而又哀婉,就像他那让人迷惑其中的目光。
他的衣着似乎有一部分包含了一些反光材料,零零星星微微地闪烁着。
我从未在哪一个夜晚见到过明月星辰相辉应。
这样的宗三,竟比那湖中月更令人动心,但又更加虚幻,仿佛下一秒就会破碎一般。
“差点以为碰不到你了……”
“没什么,你不觉得今天一整天都像神赐的吗,从早到晚都这么美”
宗三恢复了平常绝望又带着狡黠的笑。
这才是我所熟悉的宗三。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啊,再说我可答应了长谷部让您好好休息的”
这个笑容配上现在的话语,这才是宗三,昨天早上的样子,真的太反常了。
“好歹我也睡了会啊……”
“长谷部关心的是您的身体”
“那你呢?”
“什么?”
“你又为什么会等我回来?”
“因为我是近侍啊”
早就该想到是这样的回答。算了,怎样都好,先进屋吧,宗三还吹着冷风呢。

评论
热度(3)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