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已挂失

镜花水月(4)——酒醉

在宗三面前借酒撒疯

 


“既然不是,那就是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是吗?也许吧……
“主君您不会是醉了吧,如果这是酒后真言,那我还真没想到您也有如此消极的一面”
消极吗?只是因为是你,所以才忍不住多想啊。我一种害怕有一天你会从我身旁离开,所以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便是简单的上下级工作关系,可我总是无法控制的想要多关心你一些;哪怕和大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总是不自觉的关注着你。明明应该给你更多的空间,却又奢望你能一直伴我身旁。
我这样,又算什么?
比起是否有能力让你从过往中解脱,更应该担心的其实是我能不能给你想要的自由。
胸口有些闷闷的
“宗三,你为什么总是主君主君的?宗三讨厌我的名字吗?”
醉了就醉了,借口撒个酒疯好了
“并不……”
让我任性一次吧,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以名相称很难吗?哪怕一次……”
拜托了,让我听到吧
“曾根……安娜”
“就不能不带姓氏吗?呐~”
也许是因为酒精,把平时憋在心里不敢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这……不合……”
呵,不合礼数是吗?
“果然,宗三不愿意呀……”
以酒醉为借口,连我都觉得自己真是太狡猾了
“不是的,安娜……”
也许,我只要你这一声“安娜”就足够了……
“嗯”
再后来,就什么也记不清了

评论
热度(3)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