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已挂失

镜花水月(3)——来到本丸的意义

有点自卑的审神者因为过于在意宗三,所以庸人自扰地想了一堆有的没的

 

回到房前的走廊,看到了垂者双腿坐着的宗三
虽是艳阳高照,但好歹也是雨晴后的初冬
我低下身子,放下手里的东西,隔着那些东西坐在他旁边
“现在可是初冬啊,宗三你不冷吗?”
有点担心他
“谢谢主君关心,我并不是很冷。比起冷,我倒是更想多感受外面的温度”
我在倒酒,自然是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听他的语气,多少也能想出了,那种向往的神色……
果然,和近侍相比,下次还是让他带队远征会比较好吧?
一开始为了不让气氛变得尴尬,所以我不停地找话题。但是不出意料的,宗三的回答总是仅限于那寥寥数语
“对了,宗三说说你之前的故事吧。”
“主君您不是知道吗?”
“我更想知道的是宗三你的感受”
“是吗”
……
也许是因为酒,头有些晕乎乎的。听着他一字一句地说着,不由得开始为他心疼,想要保护他,想要放纵他,想要让他开心,甚至……想要爱他……
困于笼中也好,被当作权力的象征也罢,只要是束缚住你的,都想亲手摔个粉碎
“但是,我……能做到吗……”
“抱歉,您说什么?”
“宗三,我想将那美丽的鸟儿从笼中释放,想要让一把名为宗三左文字的刀上战场”
我在说什么
“如果连这个能力都没有,那我就失去了来到这个本丸的意义了”
住口
“这样的话,就算你想离开”
停下!谁来捂住我的嘴,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完全不受控制……
但是,宗三好像并没有要我停下的样子,只是静静地听着
“你想离开,我不会拦你”
够了!要是他真想离开,那我又该怎么办……
亲手……刀解……他……吗
不可能!!!这明明是我最不希望的……
我在等待着宗三的回答,心惊胆战。但他却没有一点回应。
忍不住抬头,看到的是他的笑,他在看我
“您这是要赶我走的意思吗?”
“不是的!我只是……”
是啊,只是什么呢?我该说什么,又该怎么说呢……

评论
热度(4)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