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已挂失

bilibili 7.30 萌战应援 -- 笑面青江之夜

乙女向注意,第三人称,审神者无名,无车。

笑面青江,斩鬼刀。安土桃山时代,青江贞次所锻造的一把本为75.8cm的太刀。后被丹羽长重截短为60.6cm。

某位领主斩杀了女子及其孩童,第二天,领主又回到那个地方,发现只是一座石灯笼罢了。
石灯笼?这说的不正是笑面青江吗?审神者合上《享保名物帐》。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想起青江带的远征部队今晚就要回到本丸了。但是详细的时间…记不清了。
没有这么快的,应该还要一段时间。先打个盹吧,最近赶工作太容易累了。审神者放下手中的书,掀开夏凉被,钻进去,然后把自己卷一卷,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夏蝉还在屋外鸣叫,草丛里的蟋蟀还在打情骂俏。但这一切的嘈杂都被挡在了门外,而门内只有平稳的呼吸和空调的声音。
难得的一阵风拂过楼下的树木,沙沙作响。
门被轻轻的拉开了。
“睡觉时还是这么低的温度容易着凉哦”
滴-滴-
他调高了一度,还把风向避开正在熟睡中的审神者。
“唔…”审神者皱了皱眉,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向来人“青江…?”不知是不是自己躺在地上还迷迷糊糊的原因,青江看起来比平时要高大不少。
“嗯,我回来了,睡吧”那人拿走审神者枕边的书,放回书架上,又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才退出房间。
审神者半梦半醒的想着长谷部有没有睡,青江还要和他交接近侍的工作…一天工作…基本没什么重要内容…长谷部一般也不会睡这么早…青江吃过东西洗完澡…应该也可以的…现在…应该是…昨天十一点出去的…啊…我看完书才九点…
看完书才九点…
审神者打了个寒颤,立马清醒了。青江带队去的是奥洲,要二十四小时之后才能回来…
自己放下书本大约是九点,睡了一会青江就回来了,这之间相差绝对不到两个小时…审神者边想边回头…
22:27
!!!!!!
审神者拉开拉门一下子跑了出去。从房间跑到楼梯口,又跑下一楼。
餐厅,没有人。
厨房,没有人。
不对,不对。
审神者又疯了一般的跑向二楼。
青江的房门禁闭“青江?青江?你回来了吗?”
…没有一点声音…
审神者用备份的钥匙开了门…也是一片黑暗。
打开灯,没人。
浴室,没人。
大概这一辈子里最玄乎的事了,审神者这么想着又跑去一楼。
泡够温泉围上浴巾正准备出去的长谷部一拉开帘子就撞上了风风火火的审神者,还没来得及问些什么就被审神者一个问题给问笑了
“你见到青江了吗”
“怎么会见到呢,他不是去远征了吗。这会应该在路上,差不多半小时之后才能回来吧。”
“我想也是,但是我刚才见到他了”
“什么?”笑归笑,但是眼前的审神者似乎是认真的
“我睡了一会,青江进来帮我调好了空调,放了书。我还在想时间不太对呀,然后看了看,十点半,但是空调确实调过了,书也被放回书架了,我追出来,一个人也没有”
“您冷静一下,请先待在我身边。有可能是其他人,您误认了。”
然后长谷部带着审神者一个一个的问,但是没有一个人去过审神者的房间。
审神者忽然害怕了。
就在这时,青江带队归来了。
长谷部带着审神者去迎接远征部队。审神者一直被护在长谷部身后。
“欢迎回来,辛苦了”长谷部和审神者警惕的望着青江。
青江一见审神者被长谷部拦着,警惕的盯着自己,有一些莫名其妙,还有些生气。
“不会不会,倒是你们这么看着我,我很可怕吗”
“不,不是的。先进来吧。”
进到屋内,远征回归的队员都各自忙去了。留下尴尬的三人。
“长谷部,不需要挡在我们两个之间吧。”
“如果是平时我不会干涉你们的事情,但是今天不一样”
“哦?怎么说?”青江环抱手臂,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半小时之前我看到过和你一摸一样的人,就在本丸里,还帮我调了空调放了书”躲在长谷部身后的审神者解释道
“问了本丸里的人,不是他们。也就是说本丸也许来了另一个人,还潜入了主的房间”
这时轮到青江一脸严肃了“你们是想我证明自己是笑面青江吗?”
“是的。”审神者站了出来
“怎么证明?”青江看向审神者
“你到柴田胜敏那时的年份”
“元龟元年”
“什么时候开始更随长重?”
“天正十一年,十八年被截短”
“被指定为美术品?”
“昭和十五年”
…这些,完全正确…但是仅凭这些就能判断他是青江吗?
“唉,真是服了你了,也许是你自己做的事然后忘记了,还作了个荒唐的噩梦也不是没可能啊”青江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审神者。拨开她的发丝,在耳边落下一吻,然后舔了舔“这里,对吧?”
审神者一个激灵…
青江直起身,揽着审神者回房间“你做了个梦而已,不用大惊小怪的,回去洗澡吧,暖好床铺等我”却在背后做了个手势,示意长谷部跟上来。
直到三楼,青江拍了拍审神者“去吧,我就在这守着,没什么好怕的”
审神者犹豫了一会“不能…去房间里吗…?”
“今天这么主动的邀请我还真有些意外啊”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好了,快去吧”
等到审神者一步三回头的走了之后,青江放下笑脸,转过身对长谷部说“照你刚才这么说,可能有些麻烦了。你知道战国时代关于我的那个传说吗?”
“斩鬼?”
“差不多吧,那个时候我还是太刀,主看到的那个青江应该是幽灵那一类的”
“那主的安全…”
“说实话,我不清楚那玩意有没有威胁,但是不干净的东西…”
“是不该留,你!”长谷部正说着,青江的刀已经出鞘了。
“嘘,帮我个忙,把本丸的门关上”青江把食指竖在唇边,悄悄地说。
长谷部回身下楼,青江手握在刀柄上,走向审神者的房间。
审神者的房门外正站着另一个青江,准确的来说是太刀青江。
那个“太刀青江”也注意到了正在向他走来的付丧神“有什么事吗?”
“再往前一步我就在这斩了你”
“哦?斩杀妖怪的是太刀笑面青江,而不是你这个被截短的胁差。再说了,难道你不觉得由我取代你在她身边更好吗?太刀总比你这个胁差好很多吧”
“你想试试?”
“太刀青江”戏谑的笑了笑,刚准备迈出步伐时,一抹银光闪过,青江的刀就在他鼻尖划过。
“太刀青江”顿了顿,消去了身形。青江一个剑步冲下楼,追向后山,抽出刀,一把横在上山的石阶前。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出于什么目的接近她,既然被发现了,就做好死的准备吧。”
“你吓唬人的样子很可笑”
“是吗?”
“太刀青江”显出身形,正打算嘲笑他,却什么也说不出。
青江的利刃已经贯穿了“太刀青江”的躯体。
就在这一瞬间,一切烟消云散。
“被截短的笑面青江也还是笑面青江,而你就是一个可悲的幽灵”

……

滴滴滴-滴滴滴-滴
闹钟被一只手无情的按掉,然后…那只手的主人爆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
“啊啊啊啊啊啊青江你在干什么!!!!!”
搂着她的腰的付丧神把脸从她的胸前抬起“半夜感觉脸上有点冷…”

一个半挂着睡衣的付丧神被踢到了走廊上
“哈啊~还是有点困啊”他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又爬回那个房间。
“青江…”
“嗯?”
“昨天…那个事…”
“我还想问你做了什么样的梦能梦到我,难不成是太想我了?”
“说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啊,要是真有什么幽灵你还能安稳睡到现在?啊,在睡一会吧,我好困。”半阖着的眼睛又变成了一条线。

评论(8)
热度(22)
©节操已挂失 | Powered by LOFTER